茶餐廳: 香港精神與文化 (作者: 香港咖啡紅茶協會主席黃家和先生)
2009/12/12

香港的茶餐廳由早期的街邊大排檔,到50年代的冰室及較後期的茶餐廳,,形成了香港餐飲業的獨特文化。我父親與叔父們是香港第一代的茶餐廳創建者,上環街市(即現在的西港城)旁的「海安冰室」(現稱海安咖啡) 、已結業的上海街「九龍冰室」,皆由父親黃橋於50年代初創辦。60年代初,更在 上環創辦了「咖啡樓」;另外,中環未重建之前的萬宜大廈的「蘭香室」由七叔黃靄初創立、中環「蘭香閣」於40年代由十叔黃柏壯創辦、十三叔黃威林在土瓜灣開設「荣芳」。再者, 父親於1932年創辦捷榮辦館(為捷榮咖啡的前身),經營咖啡紅茶業務。四叔黃純博更於1929年創辦「荣陽咖啡」,目前由我堂弟主理。

 

現在,香港 著名的茶餐廳連鎖店,翠華及太興的老闆們都是我的好友,平時大家為提升餐飲業的質素,付上大量時間、資源。翠華老闆李遠康先生「o仔」時期在上環「海安冰室」做「小開」起, 到現在已身為翠華茶餐廳的老闆。雖然我認識了康哥四十多年,少時與他打架,現在成了老友,這些事他亦經常掛在口邊,跟其他人說說歷史,這「念舊」的性格,為他帶來了「翠華」, 在行內得人敬重。太興的陳永安先生,由年輕時從事豬肉檔,發展為現在響噹噹的餐飲界人物,他們的成功都非僥倖得來的,是一個艱辛的經歷,是香港精神最佳寫照。

 

  是否人人都可成為「康哥」、「安哥」, 成功創辦「翠華」、「太興」?非也,食 肆的經營,不論何處、不論其格調、不論投資成本,都有經營不善者。善者可生存,不善者被淘汰。

 

茶餐廳生命力強

沙士期間,二千多間食肆結業,疫情過後,經過復甦,最先反彈的是茶餐廳。然而在2003年,香港的茶餐廳數目只有四千多間,而現在竟有六千多之數。  089月的金融海嘯,酒店內的食肆,高檔的中西餐廳,生意下滑,經營艱苦,然而這期間茶餐廳的生意能夠保持,更有不少的茶餐廳生意額增加及開拓了中產人仕的客源,便知道「茶餐廳」原來是香港最具耐力及生命力的行業。

 

香港餐飲業營商環境不易,食物安全的事故,自然的災禍,禽流感,豬流感的肆虐,令經營進一步艱難。然而飲食業界自03年沙士之後,積極改善衛生環境,加强食物安全監控,改善管理,培訓人材等。這些食肆的老闆皆意識到要提升本身質素,才有競爭力,才可生存。

 

 港式茶餐廳文化在中國及外國落地生根

  港式茶餐廳在中國內地,開枝散葉,大行其道,在其它有唐人社區的國家,如美國、加拿大、澳洲等等都有不少茶餐廳, 其存在價值不容置疑。特別在國內,粗略估計,包括港人,國內人開的港式茶餐廳,有二千多間,港式的奶茶文化更侵佔外資快餐連鎖店,如麥當勞,KFC都要靜靜起革命,加入了港式茶餐廳的文化。

 

港式茶餐廳是一代名詞,其背後有著深層的意義:

1)      香港精神:能夠兼容並包, 涵括中西式食品,咖啡奶茶,粥麵,甚至鋸扒,廣東小炒,隨時代之轉變而不斷演化創新(其中鴛鴦更是偉大的發明),生命力強,不會定型,故茶餐廳不單是一種餐種,是代表着一種港式飲食文化。(當然,兼容並包,這種精神,似乎在香港已日漸消失,代之是自以為是、互相攻伐,凡事要在雞蛋裡挑骨頭,然後反對一番。)

 

2)      人情味濃:這些街坊小店,你可以隨時去光顧,去得多亦可和街坊與伙計閒話家常。上年紀的經常在餐廳內談談往事,說說自己的威水史,主婦們買完餸,亦跑進餐廳內找老闆聊天,情侶們更以茶餐廳為相約的地點,茶餐廳更是談生意的場地。你要談馬經,老闆奉陪,你要說「南巴」大戰,伙計更可說得手舞足蹈。

 

3)      集體回憶:茶餐廳的格子階磚地,木卡位及食品,雖是十分平民化,絲襪奶茶,菠蘿油,蛋撻,都能夠勾起一種味道,一種情懷,而且一說出來,大家都能分享這共同的生活經驗,引起共鳴。

 

物競天擇,適者生存

  茶餐廳是香港天時、地利、人和的產物,所謂物兢天擇, 適者生存,能夠在這幾十年來不斷更新,蛻變,屹立不倒,正是香港人善於適應環境,找尋生存空間的生存能力最佳寫照。

 

嘆杯「港式奶茶」,暸解茶餐廳歷史, 體味「港式文化」,藉此喚起大家一些回憶, 一些往日情怀, 到今天, 延續香港精神, 讓大家, 醒一醒, 再打拚!

 

  返回